雷军的奋战:11年前金山上市是一场还债,雷军身心俱疲;11年后的小米IPO讲述更宏大故事


来自:首席人物观(微信号:sxrenwuguan),作者:江岳  子璇


对于雷军而言,8年是个特殊的时间刻度。


金山披荆斩棘的上市之役是8年,小米从诞生到冲刺IPO也是8年,雷军走得不容易,劳模的故事也因这两段“八年抗战”更显厚重和传奇。


变化显而易见。


11年前的金山上市是一场还债,雷军身心俱疲;11年后的小米IPO则是为了讲述更宏大的故事。于是,与当年上市成功就休假、继而宣布辞职的倦怠不同,他如今果敢而热情:先是拿掉两位创始人,又随招股书奉上公开信,大打情怀牌。


坊间对小米公司估值、员工身价的讨论,在无形中为雷军的光环加持。虽然未来还有诸多变数,但此时此刻,笼罩在胜利曙光中的雷军,相比上一场八年抗战结束时的他,已是判若两人。






所有在2007年见过雷军的人,都对他的消瘦印象深刻。

 

他的衬衣从41码变成了38码。2007年10月9日早上,雷军出现在香港证券交易所,西装穿在他身上显得有点晃荡。

 

这是金山上市的高光时刻。雷军与求伯君等高层们西装笔挺,佩戴紫色胸花,忙着合影留念。雷军坚持用自己的相机拍了一张照片——事后看来,这个举动或许还有更深的意义,没多久,这位身心俱疲的CEO离开了金山。


图:雷军及金山高层在联交所合影

 

雷军的勤奋在中关村是无人不知的事实:常年晚上12点下班,第二天早上9点就出现在公司,挤电梯时要么忙着用手机处理事务,要么闭目养神。你很难说这个习惯是如何形成的:或许与自小生活的环境有关,他的家乡湖北仙桃盛产体操冠军,这是一项需要付出异常刻苦的竞技项目;更多的或许缘于自制力,毕竟,这位武汉大学学霸曾经用2年修完了4年课程。

 

对于落后的恐惧深深地刻在雷军的骨子里。为了免于陷入恐慌,他唯有努力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金山上市,对于毕业就跑到北京加入求伯君麾下、勤恳耕耘十几年的雷军来说,就是一张最好的成绩单。

 

他也想回报求伯君的知遇之恩。1991年两人在计算机展会上初见时,后者穿着一身高档呢子衣,名片上写着“香港金山副总裁”,在雷军看来就是成功人士的象征。加入金山后,雷军一度打出“求伯君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鼓励程序员们加油开发。


 图:雷军与求伯君


雷军在金山吃过不少苦头,比如花三年写下盘古,憋着劲想要反击微软,结果上市后仅卖出2000份,公司赔了400多万,账面上一度只有几十万,求伯君卖掉了自己的别墅以维持运转。

 

“兵败如山倒”,雷军一度想辞职,又被求伯君挽留下。

 

盘古之败后来被雷军用小软件、游戏的成功弥补了回来。但后来的故事证明:资本运作是比程序开发更复杂的事情。

 

雷军在1997年开始意识到:金山需要更多钱,才能买到未来竞争的入场券。第二年,金山获得联想注资,雷军出任总经理,立下目标:3年内在香港上市,5年内成为国内最受尊重的软件企业,10年内成为国际化软件企业。

 

他没有想到,金山会成为国内上市操作最坎坷的公司之一。“还有比金山公司更惨的创业历程吗?光上市就上了5次”,雷军曾经这样抱怨。







从简单的时间轴里,你大概能感觉到命运当年是如何捉弄这位创业者的:

 

1999年3月,证监会提出将考虑在沪深交易所内设立科技企业版块,随后,深市停发新股,筹建创业板。雷军暂时叫停了金山的上市计划,专心等待深圳创业板。

 

2002年前后,股市低迷,从美国的纳斯达克到中国的创业板热都遇冷,金山不得己考虑国内主板上市。

 

2002年6月,金山一度传出将于8月在国内主板上市。为了达到“连续三年盈利”的严苛要求,金山日子过得很苦,“我们有钱都不敢花,因为一花就会产生费用,马上就亏损,也就达不到上市的要求”。雷军更是将节俭做到了极致,他有一次召开中层开会,拖到饭点后,请大家每人吃了一碗蛋炒饭。

 

但主板上市后来又被放弃了——2003年网游爆火,雷军说服董事会暂时放弃主板上市,摆脱“连续三年盈利”的镣铐,先拿出资金全力以赴做网游。

 

等到2005年,在网游项目挣了钱的金山准备赴美上市,原定2006年第三季度登陆纳斯达克。然而,2006年美国通过《萨班斯法案》,颁布了一系列企业准入审查制度,大大提高了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门槛。同时,金山公司的赢利能力在纳斯达克的审计没有通过,至此,金山的第四次上市也失败了。

 

这场扩日持久的上市之战,最终在2007年才画上句号。

 

“我的心情可能跟一般的刚上市的CEO不太一样,我觉得我心情非常的平静。”上市当天,雷军在港交所留下了这句话。被希望、失望、希望、绝望交织折磨了8年后,雷军在成功瞬间感觉到的只有落寞。

 

事后他感慨,“终于可以不再回答金山什么时候上市这个烂问题了”。在中层沟通会上宣布自己离开的消息时,雷军深深鞠了一躬,最后说道:


“我终于把债还完了”。

 






小米什么时候上市?

 

当小米成为手机行业的明星公司时,这个问题也不可避免地随之而来。雷军持续多年的回答一直是:未来五年内不考虑上市。

 

雷军以同样的劳模姿态投入了自己创立的这家公司,创业之初喝下的那碗小米粥,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他决意继续吃苦的态度。


  图:雷军与团队喝小米粥合影


后来的故事大家就都熟悉了。雷军扮演了让手机行业恐惧的颠覆者角色,又因内部供应链、友商反击等问题一度滑落谷底,随后,这位害怕落后的学霸完成了一场自救。走出泥潭后,小米正赶上港股新政,IPO 也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

 

小米的自救也改变了雷军。

 

你很难想象,当年仅仅因为大学舍友不午休而是在学习,就能狠心改掉自己多年午休习惯的学霸,在多年之后能放下自尊和骄傲,在亚布力企业家论坛上放言“我都躺在地板上了,没有人能击败我”——一副破罐破摔的差生口吻。

 

小米的光环随着业绩回升又回来了。到2017年夏天,小米要在2018年上半年启动IPO的消息,已经传得众所周知。

 

雷军曾经把金山上市比喻为“攀登珠穆朗玛峰”,相比之下,小米上市就轻松得多。尽管小米也曾经错失过上市时机——在2015年几轮疯狂的融资后,小米估值超过450亿,业界普遍认为,如果小米的好势头能持续,未来一两个年会是合适的IPO时机。然而,等到小米的,却是泥潭般的2015到2016。

 

不过,现在看来,小米在上市路上遭遇的这些曲折,只是无碍大局的小意外。

 

如今,小米在招股书里给自己的定位是互联网公司,而非8年前的手机硬件公司——在资本市场,前者才是更受欢迎的概念。外界对小米估值给出了1000亿美元的乐观预期,很多人相信,小米会成为新的IPO黑马。

 

显而易见的,小米八年带来雷军的改变,也比操作金山上市那八年来得深远。同样是八年抗战,同样是劳模雷军坐镇指挥,但打法、心境已全然不同——最简单的,雷军不再是为了还债而负重前行。

 

于是,也就有了雷军在昨天那封公开信里的感慨:

 

优秀的公司赚的是利润,卓越的公司赢的是人心。

 

小米有勇气、有决心推动一场深刻的商业销量革命。

 

时间会是小米的朋友,我们固执的坚持、持续的投入、坚决的执行将换来理想的实现。

 

最大的平等,莫过于日常生活体验的平等:让所有人,不论他|她是什么肤色、什么信仰,来自什么地方,受过什么教育,都能一样轻松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

 

这些表述中充满了情怀、梦想的味道。由此你也不难判断,当雷军再次穿上西装出现在港交所准备敲钟时,这位劳模大概也很难保持11年的那份平静了。

上一篇:好未来董事长张邦鑫捐赠母校川大,设立奖学金,首谈大学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