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万科后,王石都干了什么?出任远大联席董事长


来自:商业人物(微信号:biz-leaders),作者:于静


结束一场漫长的告别之后,王石终于要开启新的旅程了?


2017年6月30日,万科股东大会议案投票结果出炉,王石不再担任万科董事。他在最后发言中说,离开万科是早就规划的了,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退休只是一个时间节点问题,但一旦决定退休的时候,可能会伤感两三天。


这场告别最初的导火索是王石对宝能的炮轰,姚振华刺痛了他,他也刺痛了姚振华。伴随“宝万之争”的结束,深圳地铁成为控股股东,万科需要强大的管理团队,回归本业,排除各种干扰,在市场上寻求新的突破。无论是高风亮节主动让贤,还是彰显其作为万科教父的精神能量,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已是必然。


卸任后,王石只担任万科集团创始人兼董事会名誉主席、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离开万科后,王石做的最轰动的一件事是在自己67岁生日时,在北京水立方做了一场主题为“回归未来”的跨年演讲,消失在公众视野216天的他,化了淡妆,再次聚焦在镁光灯下。


同时,王石还担任40多个社会职务。


这已经不是王石的第一次告别。1999年王石卸任万科总经理职务,辞职之初,他还有些不太适应,忍不住指示工作,随后他发现,自己要学会“放下”,不仅要放下权利欲,还要远离万科团队,在社会上开辟天地。


王石1977年从兰州铁路学院大学毕业后去广州铁路局做了一名技术员,那时的他不喜欢技术类工作,声称自己“更向往理想主义色彩浓郁、浪漫刺激、充满悬念的生涯”,“我曾梦想成为悬壶济世的医生、福尔摩斯式的神坛、战争风云中的巴顿、漂洋过海的航海者、无线电工程师。”


卸任总经理后的王石,开始登山、划艇、游学、烧红烧肉,践行自己青春时的承诺。尽管人们越来越难以理解他,并不妨碍他继续高唱着自己的“蓝莲花”。


关于两次告别的不同,王石对媒体称心态是有区别的,辞去总经理职务之前因为准备不充分,不对劲,调整来调整去,辞职董事会主席时,因为之前做好了70岁辞职的准备,决定后一切很平静。


这场告别可以追溯于1988年王石对万科进行的股份制改造。这一年王石以2000万元天价拍下了深圳拍得威登别墅地块,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那是个产权模糊的时代,上级领导找他调公司外汇,他不同意,对方便以把他调走威胁。王石也承认,自己确实思考的不够深邃,感到无法掌握自己与企业命运,他做出改变,放弃了原本可以获得的4100万股本中的40%,做了一名纯粹的职业经理人。


对于放弃公司股权的缘由,在自传《道路与梦想》中,王石给出的答案是,“名和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我的本事不大,只能选择一头。我只能选一头,我就选择了名。”那次决定一直深刻影响着万科文化,在王石辞任董事会主席时发布的朋友圈中,王石称,“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作品。”


王石不避讳自己对“名”的看中,他成立万科公益基金会,在儿童教育、健康等方面与多个公益组织合作,他为摩托罗拉手机、中国移动“全球通”、Jeep做代言,并把所有代言费捐赠给了公益事业。人们把他称为公益先锋,他则称这是被动的,他将其称之为企业家的家国情怀。


这场告别的终点,指向了另一个故事的起点。


告别万科的300天,也就是4月27日,在远大科技集团30年感恩论坛北京分论坛上,王石正式公布了自己的新身份,出任远大联席董事长,与好友、远大创始人张跃携手挺进环保行业。


王石出席远大30年感恩论坛


王石称,乞力马扎罗山以及南极的旅行让他对环保有了切身体会,接触到远大的环保理念以及1200亩生态农场后,他深受感动,认为远大的环保理念很纯粹,可以共赴新未来。


张跃比王石小9岁,两人有诸多相似之处,这些年王石提出的阿拉善SEE、哥本哈根宣言,张跃都是积极参与者,虽然远大规模远不及万科,但张跃本人的财富却超过王石,在去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以90亿身家排名第423位。


目前,远大科技集团下设远大空调、远大洁净空气、远大能源服务、远大可持续建筑四大主要业务板块。外界难免猜测,远大可持续建筑板块与王石的房地产主业更为接近,容易与万科合作,如果王石还有“野望”,这或许将是他的主要实现渠道。


也可以从近三年王石与远大的交集中管窥一二,2016年1月,王石到长沙、岳阳考察远大钢结构建筑装配技术,认为“有不错的市场前景”。王石卸任万科董事长之后,更是频繁出现在远大,2017年8月,王石分别到湖南与宁夏的远大可建视察。


王石去年8月考察远大可建基地车间,张跃陪同


远大成立于1988年,辞去教师公职的张跃与学习热工的弟弟张剑共同创办,主要从事无压力锅研究,很快推出专利,掘得第一桶金后的兄弟二人将远大业务拓展到中央空调领域。文科生张跃主管公司制度文化建设,理科生张剑主要负责技术研发。


1997年销售额达到20亿元是远大最辉煌的时期。远大销售部占去了长沙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一层楼,纽约帝国大厦、香港中环、深圳地王,远大下设的33个事务所都设在当地最高级酒店里,许多业务员都是硕士或双学位,人手一台手提电脑,远大空调的名字一度闪耀在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后的黄金标板上,产品卖到80多个国家和地区,市场份额一度超过90%。


张跃本人也在1997年拥有我国首驾企业公务飞机和直升机,还考取了中国第一份直升机私人驾照。早年拍摄的照片中,张跃乌黑发亮的大背头显示着成功商人特有的自信,外界传言其出行必下榻最好的酒店,每顿晚餐吃两小时。


1996年,张剑预测远大空调已经做到相对高点,再往上,就是天花板,开始将从属于建筑住宅一部分的无压锅炉和中央空调向整个住宅扩大。这也为兄弟两人的分家埋下伏笔,张跃由张剑助理变成执行总裁,本应该同时出现在200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的名字,只有张跃,没了张剑。2006年,张剑创办远大住工,进军装配式建筑领域,张跃则全权接过了远大空调。


兄弟分家后的“远大”虽然共用一个名字,实质上已没有任何关系。比起张剑的沉默,张跃早年接受采访时称,双方互不干涉,甚至放了狠话,“我们这个行业是永生的行业”,“我比任何人都强,绝对不夸张”。


声称不会多元化经营的张跃,后来开始在环保产业链寻求突破,推出了“空气净化机”“车用肺宝”等一系列产品,同时,他还把触角延伸到装配式建筑领域。装配式建筑是指用预制构件在工地装配而成的建筑,业内约定俗称的一种说法是,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也就是将提前预制好的复合墙体、楼梯、门窗、叠合楼板等部件运到建筑工地现场拼装,不仅可以提高建房效率,还可以降低建筑能耗。不过与“远大住工”的混凝土结构、建造100米以内的住宅不同,张跃成立的“远大可建”主要采用钢结构,建造200米以上的超高层公共建筑。


目前,我国装配式建筑的两种主要模式是以“远大住工”为代表的“技术集成式”,以及以万科为代表的房地产开发企业的“产业整合式”。有媒体报道,2015年万科已与远大开始合作,在长沙万科魅力之城二期利用了远大的PC件组装方式建设。但是,此“远大”并非张跃的“远大可建”,而是弟弟张剑的“远大住工”。由于万科主要从事住宅工程开发,据此推测,王石与张跃在公司业务层面的合作不会太多。


渐渐退去往日光环后,张跃近几年做的最具轰动性的一件事是2012年试图用90天建成838米的世界第一高楼“天空之城”,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轰动一时的项目最终被叫停,该地块至今仍停留在开工典礼时的原始状态。为了证明“天空之城”的可行性,2015年,远大可建历经周折,用19天建起了一座57层的“小天城”。


虽然王石与远大的接触更频繁了,但有媒体翻看王石卸任万科董事长后的朋友圈称,更多时候,王石是在远大集团长沙总部的“远大城”发呆。


“远大城”位于长沙市郊,这里有张跃精心挑选的包括亚里士多德、林肯、达尔文、莱特兄弟等人在内的43座真人大小的青铜雕像,还矗立着一座仿制的埃及金字塔以及一座仿制凡尔赛宫而建的管理层会议大厅。


自去年8月至今,王石不仅把“远大城”角角落落里的花花草草拍了个遍,还把它们上传到了朋友圈。


今年3月,王石向《财新》透露下一步将加入两家大型实业公司决策层,除此外,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公益事业上。至于两家大型实业公司,王石目前公布了远大,另一家坊间传言为华大基因。今年1月,汪健也对腾讯透露,王石卸任后将出任华大联席董事长,关注华大经营层面的工作,不过王石并未公开承认此事。


王石找到自己的下一站了吗?

上一篇:学而思张邦鑫超越俞敏洪!这位80后身价400亿,成中国教育行业首富! 下一篇:小米终于要上市了!身家达到314亿美元雷军:厚道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