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辞职卖卷饼:高学历低工作:就是没有梦想?


来自:智联招聘(微信号:zhaopin-com)

近日网上疯传一段视频:两个毕业1年的大学生,在学校门口摆地摊卖卷饼,两人之前分别是服装设计师和程序员,月工资三四千。视频里他们声称那样的工作很安逸稳定,于是决定自己创业,先从摆地摊卖卷饼干起,再慢慢扩大。

 

视频里采访的路人学生说摆地摊并没有什么不好,比起一毕业还在家啃老的人,这两位学长的选择并没有什么。

 

且不说好不好,辛辛苦苦读了十几年说,最后做了一份不需要大学文凭就可以干的工作,这不禁让很多人疑惑,现在的大学生怎么了?

 


高学历低工作:就是没有梦想

 

高学历配低工作的现象早已不是新鲜事,比如之前的“北大屠夫”陆步轩,“北大米粉哥”张天一,都出身最高学府,毕业后却一个卖猪肉,一个卖米粉。

 

“北大屠夫”陆步轩1989年毕业,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毕业后还分配工作。中文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长安县的柴油机配厂,活累钱少,最后迫于生计下海做了“屠夫”。而他理想的工作是在一家事业单位里做学问。

 

陆步轩坦言在做“屠夫”的日子里,很害怕被别人知道自己是北大的学生,因为在常人眼里北大毕业去做屠夫很丢人,但如果反过来就很励志。后来尽管陆步轩如愿进入事业单位修地方县志,但最后还是因为不适应体制的环境辞职了。最后和同学一起办养猪学校,研究养猪产业链,成了一个养猪专家。

 

而“米粉哥”张天一的经历则和他完全相反,他选择卖米粉并不是因为生计所迫,反而是因为兴趣。在读本科的时候,张天一就已经开始创业了,当时开了两家饺子馆,反响平平。后来在读硕士的时候,创业的想法一直没忘,就和几个同学凑钱又踏上了创业之路。他说之所以放弃原来的专业,转做餐饮,是因为喜欢。

 

面对董小姐(董明珠) “北大毕业却去卖米粉是对教育资源的严重浪费。你应该把米粉店关了,去从事一份用得上自己知识的事业”的质问时,张天一回答说:“书读的越多,出学校你的选择越少,比如今天我卖米粉儿,我就觉得这个我要干一辈子,那是我选的。”


张天一认为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做好,用心去做,最后都能够对社会有所贡献。

 

励志的是张天一创办的“伏牛堂”米粉店,如今在京津地区已有20多家门店,2017年营收2亿元。可以说是目前最值钱的湖南米粉店。

 

但养猪养得在多在好,米粉店开遍全球,也无法和一个从杭州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马云,把一个小网站做成今天的电子商业巨头企业(alibaba)相提并论,因为后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谁更有更远大的理想,且能坚定地区实现它。

 

卖卷饼的两位大学生,背着十几年的教育和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抢生意,认为程序员的生活很安稳,把卖卷饼当做创业的开端,姑且就算最后做到了全国连锁,就个人而言无所谓,但对整个大学生群体来说,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示范。

 

因为往大了说一个国家的未来在年轻人身上,往小了说一个行业的未来也在年轻人身上,如果现在的年轻人都以挣钱为终极目标,不在梦想做更有价值,更有挑战的工作,而只是在温饱线上打转,那于国家于个人而言,又有什么未来可言呢?

 


高学历配低工作:就是一种教育资源的浪费

 

工作当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在价值这一点上,是有区别的。让一个目不识丁的人去卖卷饼,只要有足够的生活经验,他可以。但如果让他去做一个APP,无论有多少生活经验,这都不可能。

 

一个外卖app和一个卷饼,哪个价值大,还用说吗?

 

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同事的弟弟小华青春期中二病严重,经常逃学旷课,很如愿没有考上大学。当大家在大学里为将来的职场做准备的时候,他做服务生、保安,摆地摊,尝尽人间冷暖。


追悔莫及,去上职业学校,学软件特别费劲,因为英语不过关。

 

后来好不容易毕业,面试各种碰壁,因为他的同事不是985就是海龟,学历最低本科。即使抛开学历,真拿实力说话,高学历的人基本功扎实,出了问题知道如何解决,会举一反三甚至反十,能力很强。而小华经常只能拿着问题四处请教,被各种嫌弃成长很慢,很是被动。

 

小华在学习软件后做相关的工作都如此狼狈,更何况那些目不识丁的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而现在有些人宁愿丢掉这样有成就感的工作去选择相对技术含量低的摆地摊,这不是教育资源浪费是什么?

 

当然这样现象除了个人原因之外,也许社会也要分担一些责任。在大学教育普及的大背景下,大家都为了一纸文凭上学,忽略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是真的想学一门技术赚钱,还是想安安静静做学问?


想赚钱学技术的不妨就安安心心去职业技术学校,一技在身不愁吃喝,如今匠人精神如此之火,也是为技术正名;而潜心做研究做学问的,就不要想着一夜暴富,安安静静啃书本,用时间浇灌出的学问才有含金量。

 

当个人想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社会也应该作出相应的调整,不要唯文凭论。比如非985、211不要这样的求职现象,就迫使很多人让自己的孩子非名校不上,读他们不喜欢的专业,最后工作了,也无法长久做下去。

  

虽然当下择业观越来越多元,但多元并不代表着没有“下限”,更多的是希望我们每一个人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的同时,还能凸显自我的价值。

上一篇:美国白人女孩卡西雅·达姆(Keziah Daum)看上旗袍让网友吵翻了天! 下一篇:最新1~5线城市排名出炉:“北上广深”变为“上北深广”